国际新闻界
首页  |  期刊介绍  |  编 委 会  |  投稿指南  |  格式规范  |  征稿公告  |  联系我们  |  留言板  |  English
国际新闻的“媒介驯化”和“公民驯化”:以我国报纸和博客关于日本311大地震的报道为例
张伟伟,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博士,重庆大学新闻学院讲师。电邮:linyear@126.com。
重庆大学新闻学院
Media-domestication and Citizen-domestication: 2011 Japanese Earthquake in Chinese Newspapers and Blogosphere
Zhang Weiwei has received her Ph.D. degree at the School of Journalism and Communication,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She is a lecturer at the School of Journalism, Chongqing University of China. Email: linyear@126.com.
School of Journalism, Chongqing University of China

 

一、前言
互联网的出现,使得信息的全球化扩散成为可能,加速了不同国家和地区的文化互动。而没有疆界和全球化的网络空间也改变了新闻媒体和它们国内受众的关系。正如Reese2007所言,互联网带来了一个“全球新闻竞技场(Global News Arena)”,在这个新闻场里,国内受众能够非常容易地获得未被国内媒体所报道的信息和观点。国内受众积极地通过互联网寻求境外资讯,这种情况在他们觉得国内新闻媒体难以对某一新闻事件提供充分和无偏见的报道时,表现得尤为明显。
与其他类别的新闻事件相比,国际新闻无疑是国内受众最可能也最频繁寻求境外资讯的一类新闻事件。因为国内新闻媒体由于地理的差距和文化的差异,往往难以像新闻事件发生地的境外媒体(包括专业媒体和公民媒体)那样,提供及时准确而又丰富详尽的事实和细节。不过,除了无法提供充足的资讯外,本国新闻媒体如果没有对国际新闻进行客观公正的报道,也可能成为国内受众寻求境外资讯的一个重要契机。根据Gurevitch 等人1991195-216Lee等人2000295-306、以及陈韬文等2002的考察,一国新闻媒体在报道国际新闻时,普遍会对其进行“驯化Domesticate),在强化外国新闻事件与本国受众相关性的同时,也将本国共识性的精英观点融于论述之中。那么,当国内受众不满本国媒体对某一外国新闻事件的“驯化”时,他们究竟是否会借助互联网去境外媒体那里获取资讯?境外媒体的国际新闻报道将帮助国内受众生产出怎样不同与本国新闻媒体的话语?对上述问题的关心成为本研究的背景和出发点。本文试图以个案研究的方法,2011日本地震为例,对我国报纸和公民博客关于该地震的论述进行比较,来回答上述问题。以此为基础,本文也希望对于理解网络时代新闻媒体和受众的新型关系提出思考。
二、文献回顾
(一)国际新闻的“驯化”:意涵、策略和影响因素
“驯化”这一概念最早由Gurevitch等人于1991年提出,用来描述新闻媒体报道外国新闻事件时的一系列操作。在英文中,“驯化(Domesticate)”所指涉的是一个将野生动物驯服为家禽的过程。Gurevitch等人用比喻的手法提出,对于本国受众来说,外国新闻事件犹如野生动物一样,是未知而陌生的,因此新闻媒体需要根据本国的历史、文化、社会和政治来重构外国新闻事件,使之变得对本国受众具有适宜性、吸引力和相关性,这一过程犹如“驯化”Gurevitch et al.1991195-216。根据Gurevitch等人的观点,陈韬文等人进一步(2002:)对“驯化”进行了定义,认为“驯化”是“新闻工作者通过种种方法强化外国新闻事件对本国受众的相关性,和把它纳入民族国家的论述的过程”。
在认识到新闻媒体“驯化”国际新闻这一现象之后,学者随之对新闻媒体驯化国际新闻的策略进行了考察。不少学者提出,传媒“驯化”国际新闻的一个重要策略是选用特定的消息源,尤其是官方消息源(陈韬文等,2002)。陈韬文等人(2002)通过对1997年香港回归报道的内容分析发现,各国媒体都倾向于使用本国消息源(主要为本国的高级官员),如果本国的消息源不符合事件的需求,就会寻求和自己国家最相近的消息源。根据陈韬文等人的统计,英国媒体所引用的消息源中,彭定康位列首位,其次是外交部长、首相和外务部,其他国家的媒体也是如此。除了选用特定消息源之外,侧重报道特定主题的内容是传媒驯化国际新闻的另一重要策略。例如,Clausen2004对日本和丹麦电视媒体的比较发现,针对北京召开的联合国“平等、发展与和平”会议,两者报道了完全不相同的主题内容。日本电视媒体以此会议为契机,集中报道了日本在性别平等、人权、反战等方面的发展状况。丹麦的电视媒体则集中报道了会议主办方中国在平等、发展与和平这三方面的发展与不足。除此之外,学者还发现传媒亦通过塑造新闻主角、预设报道立场等策略来驯化国际新闻。例如,美国媒体在报道英国伦敦的恐怖袭击时,更多地选择本国911事件中的涉事人士而不是伦敦恐怖袭击中的涉事人士作为新闻主角(Ruigrok & Atteveldt2007)。Clausen2004发现日本和丹麦的公共电视台在报道国际新闻时,都非常明显地呈现出一种亲政府Pro-government的立场(如称赞政府政策和官员的工作)。
大多数学者认为政治权力是最重要的一种影响传媒驯化国际新闻的因素。从传播政治经济学视角来看,新闻媒体本身就是权力的附庸。权力结构通过消息源来形塑由官僚机制和专业主义共同构筑的新闻生产过程。记者依赖获取信息和观点的“新闻网(News Net)”对应于政治权力的层级秩序以及定义这种秩序的主流信仰系统。因此,新闻报道是在不断的生产和再制社会秩序的霸权定义(Lee et al.2000295-306)。国际新闻的生产与国内新闻一样,也高度依赖诸如国家元首、驻外大使馆、驻外大使等建制机构来获取信息和观点。甚至在某些情况下,国家政治机构的立场、态度和观点是传媒驯化国际新闻的唯一依据。Hafez2004Ruigrok  Atteveldt2007等学者均发现,当美国与其他国家关系出现冲突时,国内媒体就会开始发挥“团结在国旗周围Rally-Around-The-Flag”的作用。最典型的就是在战争时期,美国媒体会完全放弃客观性而与华盛顿政府保持高度一致Hafez2004Lee等人2000295-306因此提出,“驯化”是一国媒体用来向受众宣传该国政治精英共识的一种策略。
除了政治权力这一宏观因素之外,陈韬文等人2002提出一些微观因素也会促成传媒驯化的不同表现,这些微观因素包括传媒的类型、市场定位、组织制约和记者个人因素等。不过,这些微观因素对驯化的影响远不及宏观因素。宏观因素是传媒驯化国际新闻的基本考量,它所发挥的作用也比微观因素来得稳定。
(二)我国新闻媒体对国际新闻的“驯化”
在我国,国家是政治事件的主要定义者,有效地把控着政治新闻话语的生产。国际新闻作为政治新闻的一部分,毫不例外地也受到来自国家的控制和影响。根据Mackinnon2008的考察,我国新闻媒体在报道国际新闻时,它们的报道内容、报道数量以及报道的频率都处于官方的严格管制之下。以报纸为例,我国报纸很少有他们自己的驻外记者,国际新闻版主要依赖官方通讯社(新华社)供稿。张权2009指出,由于主要依赖官方通讯社供稿,我国报纸在“驯化”国际新闻上所能发挥的空间非常有限,“大家所能做的只是稿件用量的多少、稿件编辑取舍等后续编辑工作”。
张锦华、张艾湄2006为,“驯化”理论预设了媒体具有自主选择国际新闻的可能性,但是我国报纸的国际新闻稿件来源较为单一,这种新闻来源上的“系统性偏误性(Systematic Bias)”,将不可避免地制约报纸的驯化策略。不少负责国际新闻报道的新闻工作者纷纷撰文指出,由于我国大多数报纸都依赖新华社供稿,因此在面对重大国际新闻事件时,往往会出现重复报道、雷同报道等“同质化”问题(张权,2009)。 
当然,不少地方报纸的新闻工作者为了提高报纸的竞争力,会积极地去克服稿源单一所带来的限制性,创造性地发展出一些驯化国际新闻的策略。例如,钱克锦(2001)在分析《羊城晚报》的国际新闻报道时指出,该报非常重视国际新闻的言论,在把握好舆论导向的前提下,会根据报纸读者的特点,不定期地撰写一些有独特视角的言论,借此拉近读者与陌生的国际新闻事件的距离。不过,整体而言,我国报纸的国际新闻仍然受稿件来源单一性的强烈制约,缺乏发挥驯化策略的空间。
(三)网络时代的国际新闻:“媒介驯化”VS“公民驯化”
互联网的出现和飞速发展,改变了新闻业的面貌。在网络时代,新闻不再有疆域和边界。一国之受众通过网络,可以很容易地获取本国媒体报道之外的信息。一国之受众通过网络,也可以很容易地向全球发表和散播他们的表达。从这个意义上说,互联网带来了新闻媒体和受众的新型互动关系,受众不再是被动的接受者,他们也可以像新闻媒体那样,成为信息的发布者和传播者。Reese2007等人基于网络时代新闻媒体和受众关系改变,提出了“全球新闻竞技场”的概念。“全球新闻竞技场”是由专业记者和公民记者共同组成的一个同步话语空间,在这个空间里,专业新闻、公民新闻以及非主流的以公民为基础的新闻线索相互补充又相互竞争,最终带来了更透明的信息和更多元的观点。
Reese等人的“全球新闻竞技场”阐述了互联网对提升另类信息和观点的可见性,以及促进公民表达的积极作用。其他学者的实证考察也有类似的发现。在我国,学者发现互联网的这种促进作用表现得更为明显。周葆华(2011)指出,由于传统媒体受到较为严密的管制,互联网正日益成为我国公民获取信息和表达观点的重要平台。ZhengWu (2005)指出互联网为我国公民提供了多元化的信息。根据他们的考察,我国网民已对翻墙去境外网站获取信息习以为常。Zhou2009考察了我国公民基于网络平台的公共表达的意义,她对我国博客对陈良宇案报道的内容分析发现,博文内容丰富、观点多元,与新闻媒体的报道大相径庭。
显然,互联网为我国公民提供了获取多元信息的渠道和表达自身观点的平台。那么,当我国媒体受稿件来源单一性的影响,只能对国际新闻进行有限的驯化时,通过互联网获取充足信息的国内受众,是否会对国际新闻重新进行驯化、并通过互联网发布他们的“公民驯化”?他们对国际新闻的“公民驯化”与媒体的“媒介驯化”又有何差异?
从上述两个问题出发,结合前文的文献回顾,本研究尝试建立一个分析框架,来诠释我国媒体和公民对国际新闻的不同论述表现。如图一所示,研究者将“驯化”国际新闻的行动者分为国内受众和境内媒体。当一则国际事件发生时,它首先进入“境外新闻竞技场”1,被境外(尤其是事发地)的新闻媒体和公民记者所报道。如果这则国际事件足够重要,那么境内媒体也会外派记者去当地采访,以便直接获取关于该事件的相关信息;否则境内媒体就会通过“境外新闻竞技场”来间接获取关于该事件的相关信息。对于国内受众来说,他们主要是从境内媒体,以及通过互联网访问“境外新闻竞技场”来间接获取国际事件的相关信息。极少数时候,国内受众由于自身的特殊原因(如在事发地有亲属),能够直接获取该则国际事件的相关信息。这种情况下,国内受众也可能成为境内媒体的消息源。图一中以虚线来描述这种情况。
境内媒体和国内受众在直接和间接获得国际事件的相关信息后,将基于自身的考量对其进行驯化。根据前文的文献回顾,两者将从消息源、报道主题、新闻主角和报道立场等方面对国际事件进行“驯化”。
从理论层面来说,我国网民对国际事件的“公民驯化”实质是公众参与新闻业的一种表现形式,属于“通过公民新闻而表达的公众舆论”(胡泳,2014199)。白红义(2013)指出,目前在我国,专业新闻工作者已经无法保持对新闻业的“排他性管辖”,公众收集、选择、出版及发布新闻正日益成为一种常态。并且由于我国国情使然,这种通过公民新闻而表达的公众舆论在中国公共空间占用独特而显著的地位。过往不少学者的研究发现,在诸如群体性事件、高官贪腐等敏感性国内事件上,作为公民新闻的公众舆论不仅影响和干预着专业新闻,也往往对事件本身的发展进程造成重要影响。不过,与国内事件相比,在国际事件上公众参与新闻业的情况,目前尚未获得学者的关注和重视。基于此,本研究提出“公民驯化”这一概念,与“媒介驯化”相对应的,它用以描述我国网民对国际事件的表达和论述。

 

1 “公民驯化”和“媒介驯化”的生成及过程(见摘要页图表项)

 
1的分析框架表明在一则国际事件发生时,借助互联网从“境外新闻竞技场”那里获取“额外”信息的公民,很可能由于不满足于境内媒体的“媒介驯化”,从而自发地对国际事件进行“公民驯化”。在下面的章节,研究者将根据经验材料对图一的分析框架进行检视。
个案介绍: 日本311大地震
本研究选择日本311大地震这一国际新闻事件作为个案研究对象。选择该事件作为个案研究对象的原因,是由于在对日关系上,我国公众和政府常常存在分歧由于历史原因,在我国公众中长期存在着一种反日情绪。相比与我国政府在对日关系上所秉持的清晰立场,我国公众对日本的态度比较复杂(Stockmann2011)。前文已述,我国媒体对国际新闻的驯化,受制于官方通讯社,总体上反映和代表了国家的外交立场。因此,面对日本311大地震,公众很可能因为不满足于国内媒体基于政治考量所进行的“媒介驯化”,转而基于自身的考量,展开对日本311大地震的“公民驯化”。因此,本研究选择日本311大地震作为个案研究对象。本研究期望通过比较我国媒体和网民关于日本311大地震的不同论述,来展示国际新闻的“媒介驯化”和“公民驯化”,并探讨这两种驯化的意义。
、研究问题和研究方法
根据前文所提出的分析框架,结合日本311大地震的实际情况,本研究提出以下研究问题和假设:
问题一:我国媒体是如何驯化日本311大地震的?
1-1我国媒体关于日本311大地震的报道,其消息源为何?
1-2我国媒体关于日本311大地震的报道,其报道主题为何?
1-3我国媒体关于日本311大地震的报道,其新闻主角为何?
1-4我国媒体关于日本311大地震的报道,其报道立场为何?
问题二:我国网民是如何驯化日本311大地震的?
2-1我国网民关于日本311大地震的报道,其消息源为何?
2-2我国网民关于日本311大地震的报道,其报道主题为何?
2-3我国网民关于日本311大地震的报道,其新闻主角为何?
2-4我国网民关于日本311大地震的报道,其报道立场为何?
问题三:媒体的“媒介驯化”与网民的“公民驯化”有何不同?
针对问题三,提出以下研究假设:
假设1“媒介驯化”和“公民驯化”在消息源上存在显著差异。
假设2“媒介驯化”和“公民驯化”在报道主题上存在显著差异。
假设3“媒介驯化”和“公民驯化”在新闻主角上存在显著差异。
假设4“媒介驯化”和“公民驯化”在报道立场上存在显著差异。
为了回答上述研究问题和假设,本研究对日本311大地震发生后三天内的报纸文章及博客文章进行了内容分析。
本研究的报纸抽样数据全部来自慧科搜索数据库2具体地,研究者于201241日,以“日本311地震”为关键词,以“2011312日至2011314”为时间段,在慧科搜索引擎中搜索相关新闻报道。最终,研究者共得82关于日本地震的报纸文章。其中,312日有29篇;313日有37篇,314日有16。从报纸类别来看,25篇来自中央和地方党报,占总量的30.49%44篇来自都市报/早报/晚报等市场化报纸占总量的53.66%13篇来自行业报纸(主要是财经类报纸)占总量的15.85%。从文章性质来看,新闻有79篇,占总量的96.34%,评论有3篇,占总量的3.66%
Zhou2009)的研究,QQ空间是我国最受欢迎的博客平台之一,占据着最大的市场份额。因此,本研究选择QQ间的博客文章作为我国网民博客文章的代表。
具体地,研究者于201241日,以日本311大地震”为关键词,通过QQ间自带的搜索引擎,搜索相关的博客文章。最终,研究者共获得关于日本311大地震的190篇博客文章。其中,312日有59篇;313日有46篇;314日有85。从文章性质来看,评论有112篇,占总量的58.95%新闻有78篇,占总量的41.05%
272篇文章的编码如下:
(一)消息源:
根据消息源的来源地,报纸和博客的消息源被编码为四类:(1)境内消息源2)境外消息源3)混合消息源,(4)未注明消息源。
(二)新闻主题:
参考虞文俊等(2012),并根据本研究之需要,将报纸和博客的新闻主题编码为五类:(1)灾情介绍2)地震影响3)地震救援4地震知识;5中日关系
(三)新闻主角:
根据新闻主角的社会身份,报纸和博客的新闻主角被编码为三类:(1社会精英;(2)普通民众;(3)既有社会精英,也有普通民众;(4)无明确主角
(四)报道立场:
根据文章中所表露出的对日态度,报纸和博客的报道立场被编码为两类:(1)赞扬日本;(2)同情日本;(3)未表露清晰的立场
研究者独立地272篇文章进行了两次编码。两次编码的时间间距为一周,编码者内信度(Intra-coder Reliability)为0.90,符合信度标准的要求。
、研究发现
为了了解我国报纸和网民是如何“驯化”日本地震的,研究者分别对报纸和博客的消息源、报道主题、新闻主角和报道立场进行了统计。2至图5示了报纸和博客在消息源、报道主题、新闻主角和报道立场上的分布情况。
 
2 报纸和博客的消息来源分布
 
3 报纸和博客的报道主题分布
 
4 报纸和博客的新闻主角分布
 

5 报纸和博客的报道立场分布

(图2、图3、图4、图5 见摘要页图表项)

(一)我国报纸对日本311大地震的“媒介驯化”
如图25所示,我国报纸对日本311大地震的“媒介驯化”主要体现为:大量使用“境内消息源”75.60%,侧重报道“地震的影响”(54.90%,将“社会精英”塑造为新闻主角(86.59%),并在报道中流露出“同情日本”的立场(87.80%)。
具体来说,从消息源分布情况来看,境内消息源在报纸对日本地震报道中占压倒性优势,境外消息源7.30%和混合消息源1.20%所占比例低,均10%下。境内消息源比例高企的原因,一方面是由于我国报纸对日本地震的报道主要依赖官方通讯社的供稿,因此援引境内消息源的比例必然比境外消息源高;另一方面,使用“境内消息源”也是报纸的一种驯化策略,相较于陌生的“境外消息源”,熟悉的“境内消息源”,更能拉近拉近受众与日本地震的距离。
从主题分布来看,“地震影响”是最受报纸青睐的报道主题,报纸用了一半以上的篇幅54.9%来报道这一主题。报纸在内容上侧重这一主题,主要是因为该主题能够拉近我国受众对日本地震的认知。日本是中国的邻国,日本发生311地震之后,必然会造成一系列影响(尤其是地震带来的核辐射问题),这些影响很自然地会波及作为邻国的中国。因此,从“地震影响”这个角度来看,发生在日本的地震对于我国受众来说,就不是漠不相关的事情。除了“地震影响”这一主题之外,报纸也用了超10%以上的篇幅来报道“灾情介绍”(24.40%)和“地震知识”(13.40%)这两个主题。相对来说,“地震救援”(6.10%)和“中日关系”1.20%这两个主题受报纸青睐的程度最低,均在10%下。
从新闻主角的分布来看,我国报纸倾向于将“社会精英”塑造为新闻的主角,“社会精英”作为主角的报道比例高达86.59%“普通民众”作为主角的报道仅6.10%,“两者皆有”的报道3.66%。新闻主角,顾名思义,就是新闻报道中的新闻行动者News Actor)通常来说,媒体选择谁为新闻主角,就意味着给予其发声的机会,让其能够在公共空间上表达自身的利益诉求和文化主体性。显然,在日本311大地震中,我国报纸倾向给予“社会精英”更多的表达的机会,比较忽视“普通民众”的声音。
最后,从报道立场来看,我国报纸在报道中主要流露出“同情日本”的立场(87.80%),体现出“赞扬日本”立场的报道仅为3.66%
(二)我国网民对日本311地震的“公民驯化”
如图2至图5所示,我国网民对日本311大地震的“公民驯化”主要体现为:偏重使用“境内消息源”(36.80%),侧重报道“灾情介绍”51.10%,将“普通民众”塑造为新闻主角53.68%),并在报道中流露出“同情日本”的立场63.16%
具体而言,从消息源分布情况来看,网民的博文较多地使用了“境内消息源”(36.80%),一定程度地使用了“境外消息源”(14.20%)和“混合消息源”(7.90%。“境内消息源”占有优势,表明作为公民记者的网民与专业记者一样,也是通过使用国内受众所熟悉“境内消息源”来拉近他们与日本地震的距离。值得指出的是,41.10%的博文没有注明消息源,这体现出博文作为公民新闻的“非专业”特征,它不如报纸新闻那样严谨地在行文中注明消息来源。
从主题分布来看,网民的博文侧重报道“灾情介绍”(51.10%)。除此之外,“地震影响”20.00%)和“中日关系”(17.90%)也是博文重点报道的内容。但是对于“地震救援”(5.30%和“地震知识”(5.80%这两个主题,博文则较少涉及。
从新闻主角的分布来看,博文更倾向于给“普通民众”较多的发声机会53.68%,“社会精英”成为新闻主角的机会相对较少(21.05%
最后,从报道立场来看,博文也倾向于流露出“同情日本”63.16%的立场。不过,仍然有不低比例的博文24.12%流露出“赞扬日本”的立场。
(三)“媒介驯化”和“公民驯化”的差异
2至图5示了“媒介驯化”和“公民驯化”的基本特征。那么“媒介驯化”和“公民驯化”有何差异?1至表4分别对报纸和博客关于日本地震报道的消息源、报道主题、新闻主角和报道立场进行了卡方分析。卡方分析的结果显示,本研究所提出的四个假设全部获得了支持。
1示,报纸和博客的消息源分布体现出显著的差异性χ2=16.83P<.001。具体而言,虽然博客和报纸一样,都通过大量使用境内消息源来“驯化”日本地震,但博客比报纸使用了更多的境外消息源。在112则注明消息来源的博文中,有24.11%博文使用了境外消息源。而在69注明消息来源的报纸新闻中,仅8.70%的报纸新闻使用了境外消息源。混合消息源在博客中所占比例也显著高于报纸,前者13.39%,后者仅为1.45%
1 报纸和博客的消息源比较

消息源
报纸 (%)
博客 (%)
境内消息源
89.86%
62.50%
境外消息源
8.70%
24.11%
混合消息源
1.45%
13.39%
总计 (篇数)
69
112
 
Pearson Chi-Square=16.83
df=2        P<.001

 
2示,报纸和博客所侧重的内容差异性显著(χ2=48.87P<.001)。在报纸中,占10%上篇幅的主题依次是“地震影响”(54.88%、“灾情介绍”(24.39%)和“地震知识”13.41%)。而在博客中,占10%以上篇幅的主题依次是“灾情介绍”(51.05%、“地震影响”(20.00%和“中日关系”(17.89%
2 报纸和博客的报道主题比较

报道主题
报纸 (%)
博客(%)
灾情介绍
24.39%
51.05%
地震影响
54.88%
20.00%
地震救援
6.10%
5.26%
中日关系
1.22%
17.89%
地震知识
13.41%
5.80%
总计 (篇数)
82
190
 
Pearson Chi-Square=48.87
df=4        P<.001

 
3示,报纸和博客所塑造的新闻主角存在显著的差异性(χ2=84.26P<.001)。报纸倾向于将“社会精英”塑造成为新闻的主角(89.87%,博客则倾向于将“普通民众”塑造成为新闻的主角(69.40%)。
3 报纸和博客的新闻主角比较

新闻主角
报纸 (%)
博客 (%)
社会精英
89.87%
27.21%
普通民众
6.33%
69.40%
两者皆有
3.80%
3.40%
总计 (篇数)
79
147
 
Pearson Chi-Square=84.26
df=2        P<.001

 
最后,4示,报纸和博客的报道立场也存在显著的差异性(χ2=17.93P<.001。虽然,博客和报纸都是以体现“同情日本”的立场为主72.29%96.00%),但两者还是有程度上的差异。博客也一定程度的体现出“赞扬日本”的立场27.71%),而在报纸中,“同情日本”这一立场占据压倒性优势,“赞扬日本”的立场所占比例仅4.00%4 报纸和博客的报道立场比较

报道立场
报纸(%)
博客 (%)
赞扬
4.00%
27.71%
同情
96.00%
72.29%
总计 (篇数)
75
166
 
Pearson Chi-Square=17.93
df=1        P<.001

 
结论和讨论
过往研究表明,传媒在报道国际新闻时,为了拉近国际事件和本国受众的关系,往往会对国际事件进行“驯化”。本研究发现,当一国际事件发生时,传媒的“媒介驯化”和“公民驯化”同时存在。本文对我国报纸和博客关于日本311大地震报道的内容分析结果显示,报纸的“媒介驯化”和网民的“公民驯化”各具特点,并体现出显著的差异性。具体而言,从消息源分布来看,虽然报纸和博客都通过大量使用境内消息源来“驯化”国际事件,但博客使用境外消息源的比例要远高于报纸。这说明我国网民的确并不满足于国内媒体的报道,他们会主动地通过互联网去“境外新闻竞技场”那里获取更多的信息。从新闻主题来看,报纸和博客对日本地震报道的侧重点并不相同。最为明显的是,报纸相对忽视“中日关系”这一主题的内容1.22%,而博客则对这一主题比较关注17.89%。毫无疑问,“中日关系”是一个可以拉近中国受众和日本地震关系的新闻主题。该主题在报纸受到冷落,可能是由于报纸认为该主题较为政治敏感,而博客则无此顾虑。从这点来看,“公民驯化”的存在有利于促进信息的丰富性。从新闻主角来看,报纸倾向于将“社会精英”塑造为新闻主角89.87%,而博客则倾向于将“普通民众”塑造成为新闻主角69.40%。这一方面是由于报纸为了反映和体现本国利益,倾向于选择作为“社会精英”的政府官员来诠释国际事件;另一方面,也由于博客的作者本身是公民记者,他们难以像专业记者那样接近和采访“社会精英”,只能通过诸如社交媒体等境外公民媒体来接近和采访“普通民众”。最后,从报道立场来看,博客所体现的立场比报纸要多元。具体来说,报纸基本只体现出一种“同情日本”的立场(96.00%),而博客在“同情日本”之余(72.29%,还流露出一种“赞扬日本”的立场27.71%。从新闻主角和报道立场可以发现,“公民驯化”给予了被“媒介驯化”所忽视的群体以发言的空间,增进了观点的多元性。
七、研究局限及未来研究
由于精力和资源上的限制,本研究存在着诸多的局限性。首先,本文主要通过内容分析来获得相关数据,内容分析虽然一定程度地展示了公民驯化国际事件的结果,但是无法显示公民驯化国际事件的动态过程。未来的研究可以通过深度访谈、参与式观察等研究方法来进一步揭示公民驯化的具体过程。其次,由于“公民驯化”具有公民新闻的“非专业”特征(如大量博客文章未标明消息来源),因此仅凭量化的内容分析难以全面展示“公民驯化”的面貌。未来研究可以引入质化的文本分析、话语分析等研究方法来进一步揭示“公民驯化”的面貌。最后,本研究所选择QQ空间博客文章本身具有一定特殊性。QQ空间的的用户群体结构与我国网民群体结构并不完全一致。未来的研究可以选择我国其他网络平台来观察公民驯化国际事件的过程,从而对不同网络平台的“公民驯化”进行比较。
(责任编辑:潘佳宝)
 
 
注释[Notes]
1.“境外新闻竞技场”由Reese等人(2007)的“全球新闻竞技场”这一概念延伸而来,借指由境外专业媒体和公民记者共同组成的一个报道新闻事件的同步话语空间。
2. 慧科搜索数据库是全球最大的华文新闻数据库之一。它涵盖了包括大陆、香港、澳门及台湾在内的大部分全国性主流媒体及各地重要城市或地区的媒体。
 
引用文献[References]
白红义(2013).塑造新闻权威:互联网时代中国新闻职业再审视.《新闻与传播研究》,2013(1),26-36。
[Bai,Hongyi (2013).Shaping journalistic authority. Journalism & Communication, 2013(1),26-36. ]
陈韬文、李金铨、潘忠党、苏钥机(2002).国际新闻的驯化:香港回归报道研究.《新闻学研究》(台北),(73),1-27。
[Chan, J. M.,Lee, Chin-chuan, Pan, Zongdang & So C.Y.K (2002).Domesticating international news: a comparative study of the coverage on the Hong Kong Handover. Mass Communication Research (Taipei),(73),1-27. ] 
胡泳(2014).公民新闻与中国网民创造的变革场景.载罗世宏、童静蓉(主编),《社交媒体与新闻业》.台北:优质新闻发展协会
[Hu, Yong(2014).Citizen journalism and the revolutionary scene creatived by China's netizen. In Luo Shihong & Tong Jingrong (ed.), Social media and journlaism. Taipei: Society for the Advancement of Excellent Journalism.]
钱克锦(2001). 地方报纸如何做好国际报道——《羊城晚报》国际新闻报道分析.《新闻记者》,2001(4),30-31。
[Qian, Kejin.(2001). How does local newspaper deal with international news? An analysis of the international news reports in Yangcheng Evening News. Shanghai Journalism Review,2001(4),30-31.]
张锦华、张艾湄(2006).国际新闻中的系统性来源偏差与制衡策略—台湾媒体如何呈现中国贪腐新闻?“2006年中华传播学会年会”论文.7月4日,台湾.
[Chang, Chin-hwa & Chang, Ai-mei (2006). The missing reportthe systematic source bias of Communist Chinas news and how to counter it in Taiwans newspapers .Paper presented at 2006 Chinese Communication Annual Conference. July 4,Taiwan.]
张权(2009). 国际新闻报道同质化的几点思考.《新闻天地(论文版)》,2009(9),47-48。
[Zhang, Quan (2009). Reflections on the homogenization of international news reporting. News Universe Thesis Version), 2009(9),47-48.]
周葆华(2011).作为“动态范式订定事件”的“微博事件”——以2010年三大突发公共事件为例.《当代传播》,2011(2),35-38。
[Zhou, Baohua (2011).Weibo Events as dynamic paradigm repair events-a study of three public emergency in 2010. Contemporary Communications, 2011(2),35-38.]
Clausen, L. (2004). Localizing the global: “domestication” process in international news production. Media, Culture & Society, 26(1), 25-44.
Gurevitch M., Levy, M. and Roeh, I. (1991). The global newsroom: convergences and diversities in the globalization of television news. In P. Dahlgren and C. Sparks (eds.), Communication and citizenship: journalism and the public sphere in the new media age. London: Routledge.
Hafez, K. (2004). The Iraq war 2003 in western media and public opinion: a case study of the effects of military (non-) involvement on conflict perception. Global Media Journal, 3(5). Retrieved from http://lass.calumet.purdue.edu/cca/gmj/fa04/gmj-fa04-hafez.htm
Lee, C.C., Chan, J. ,Pan, Z., and So, C. (2000). National prisms of a global media event. In J. Curran and M. Gurevitch (eds.), Mass Media and Society. London: Arnold.
MacKinnon, R. (2008). Blogs and China correspondence: lessons about global information flow. Chinese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 1(2), 242-257.
Reese, S. D., Rutigliano, L., Hyun, K., and Jeong, J. (2007). Mapping the blogosphere: professional and citizen-based media in the global news arena. Journalism, 8(3), 235-261.
Ruigrok, N. and Atteveldt, W.(2007). Global angling with a local angle: how U.S., British, and Dutch newspapers frame global and local terrorist attacks. The Harvard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ress/Politics,12(1),68-90.
Stockmann, D. (2011). What kind of information does the public demand? Getting the news during the 2005 anti-Japanese protests. In S. Shirk (ed.), Changing media, changing China.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Zheng, Y. and Wu, G. (2005). Information technology, public space, and collective action in China. Comparative Political Studies, 38(5), 507-536.
Zhou, X. (2009). The political blogosphere in China: a content analysis of the blogs regarding the dismissal of Shanghai leader Chen Liangyu. New Media & Society, 11(6), 1003-1022.
版权所有 © 《国际新闻界》编辑部
地址: 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明德新闻楼 邮编:100872 电话:010-82509362 E-mail: gjxwj@ruc.edu.cn
本系统由北京玛格泰克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设计开发 技术支持:support@magtech.com.cn